《江东法治周刊》编辑部普法版块二组

JJ ID:青苓
LOFTER每满一章更新一次,这样阅读起来比较整,建议问询互动也请认准此处。

一起来呀!

魔都战国三国only:

活动来辣!
2018年第七届#战国三国only# 新增活动发布!本活动场内、场外均可参加!来为你的本命呐喊哇!
或现场或视频,都可以参加!
来不了现场的,这是参加的最佳时机~~
让其他人来了解你的本命!
给你一个机会来诉说你心中#世界上最好的TA# !
来卖安利吧!
壮大你本命的后援团的机就是此刻了!
说不定你以为的冷圈,还能因此发现同好呢!

具体规则见图!报名发送至lingyuyan9029@163.com
期待各位的加入!
摊位申请还在继续!福利本了解一下可好~(请查看前一条文章,或询问主办)
早鸟票已经开票啦~请走TB搜索“战国三国only”

为什么我觉得不要掐和挂这个人呢。
因为事实上,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完全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什么,她不是疯子,只是不负责任和表演型人格。

这两张截图是她在不同情境下的发言,是不是很惊诧,天呐这观点仿佛判若两人?要是把名字和关键字马赛克掉,说是两个人在对吵大家也是会信的。

当AB粉地图炮B粉影响她自己时:
又不是所有B粉都是这样,xx的确不对但是坚决反对地图炮!
凭什么说AB粉都是A粉!
我知道的B粉不是这样的,可以证明B粉是跟反对这样的!
反对地图炮!

【划重点.原文】我不像你非要把拉踩狗都打成别家粉!太恶心谢谢!【划重点.原文】

当CB粉表示CB群体大部分人与个别人不相识也不赞同,请不要用个别人行为给CB扣锅时:
CB就是无赖!
就是垃圾全体就是垃圾!
CB粉全是C粉!
全是C粉B黑!

【划重点.原文】那是不是可以说明CB粉本质都是C粉?!起码对大多数CB粉来说,确实理论上是可以这样说明的!【划重点.原文】

我不听我不管我没有看到的就是不存在的我就算看到了我也假装没看到因为我就要屠版看我好大的威风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滋儿哇——

所以啊,跟个双标的无赖争啥啊,洗洗睡吧。

这个庞统真的是帅啊
但是技能这个名字让我默默的忧郁了一下,哎

一个SLG游戏里的军师组
吴势力军师  蜀势力军师  魏势力军师和晋势力军师
吴势力大军师和小军师两位的技能真是一看就凶残得打哆嗦😂😂😂

然而里面有三位画风不对哈哈哈哈😂😂😂

策瑜中元茶会@吴郡

窝争取╭(°A°`)╮ 

冰箱里的速冻Annnnn:

(甩手绢)大家来玩儿吗ヾ(✿゚▽゚)ノ

虽然我是个话超少没表情什么游戏都不会玩儿的话题终结者,和我面基还不如交换自拍(……),但是能见到活的小伙伴还是很让人心动的!!

有条件的话应该会找个烘焙教室给大家做些小饼干(*/ω\*)没条件的话……就只能给大家发一发顺路带来的新疆&贵州特产了(。





璧成:




8月25日,苏州。




一个基本上就是面基和吃吃喝喝看mad玩桌游打真三以及夜谈的活动。




如果有意向的话,也可以集体去看老孙的树和老孙的罐子,还有周将军街(的遗址)




可以来发无料,也可以让主催帮你代发无料。




群号:827710875




入群暗号:预计几人前来








欢迎来找我们玩呀!




我们会努力找个价位合适而且风景好看的房子,也欢迎姑娘们来拍照233333




……中元节的晚上,不来召唤老孙和老周吗【闭嘴啦你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一直在微博上战都没空看LO,才发现这里也发了,那就再转一下。
在商言商,既然是已经产生了买卖关系,就不仅仅是同好关系,而是消费关系,质量问题、威胁消费者、退款敷衍、把消费者的其他社交账号贴给家属,我觉得都是极其不专业而且不合适的行为!
不要扯什么“xx粉”“喜欢”“爱”,这和任何属性都没有关系,主创只有一个身份就是:商家!
商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是很清楚的!

另外也借此机会和一些可能有误会的唯粉澄清。

首先,这么说虽然有点无耻,但实际情况是我和我的几位亲友:埃米斯特、璧成、阿an、连城琬几乎承包了从08年到18年策瑜本成本的75%份额。
加上我不认识作者但是见过本子的几篇同人(仅指文本):自古名将如美人、东流水、潜力股小透明与大大、舒城,大约已经是所有策瑜同人出本中的95%
当然可能还有个别本我在这里遗漏了,但是十年间所有的策瑜本,的确就这么多了。

我认为这些顺利出本并且都有读者基础也有购买量的至少可以代表了策瑜创作的风向和主题,如果要“代表策瑜”的话,我认为这群人才是“代表策瑜”的。

在这些作品里,有古代,有现代,有科幻,有悬疑,有穿越,可能有文笔不精美,可能有故事生硬,甚至可能有性格OOC,但是!无一例外的!绝对没有任何一部出现明说或暗喻“倒贴”字眼或行为描写。

女体化、猥琐化一直是我们非常抵制,并且非常用力去影响别人不要有这方面倾向的一个重要的点。

同时,在发表作品的时候,也已经有很多作者会提前标记好文章属性,将文学作品和历史作品为读者区分开来。

就我个人而言,非常欢迎愿意考据和喜爱研究历史的同好将成果总结归纳,有理有据的进行分享和辩论。

但是也需要讲明,策瑜这个tag不仅仅是史向,我们来自各种不同的主题,史向、三国无双、三国杀、老三国、新三国、一骑当千、幻想三国志、军师联盟、三国机密、原创……等等等等,有人单吃,有人多吃。

共同的是我们都喜欢这两个人,不同的是各个作品中的形象乃至性格都是不一样的,希望大家在发表意见的同时,也了解tag下还有和自己不同主题的作者和读者的存在,不要将特定范围内的内容过度跨圈,困扰其他群众。

多谢大噶(๑•ั็ω•็ั๑)

黑夜无梦魇:

【转博有奖】《吴江锦时书》事件整理

今天在微博引发了沸腾的卡酷卡……蛇3这个DLC真的是用心设计了啊!!!(敲黑板)在一片DLC女将中万红丛中两点绿!!!!还有一位是三成!!!人气高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帅得我石乐志啊石乐志!!!幸亏订了GC版!不能拥有郭嘉无双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暗耻你就是我爸爸!
谁骂暗耻我骂谁!!
给暗耻树长生牌位!!!

空出来的时间(3)

搬运旧文,早期作品,不成熟请手下留情轻喷

☆、雾中机场

  孙策从训练场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是深夜。其实太空中其实并没有这样的概念,但是据说是为了身体健康人造的星辰会兢兢业业的在每颗星球上按照设置好的规律起落。甚至也能分出春夏秋冬,夏有风荷,冬可赏雪。
  周瑜所管辖的下面的下面的下面某个部门就是协调这个的,属于比较核心的民生技术支持部门。
  周瑜很忙,他有无数事要做。所以中央区的人造月亮没有按时月圆圆缺这点屁大的事也要周瑜去修,孙策觉得简直不可理喻。这就跟写代码的一定会修电脑一样,纯粹是无稽之谈。既然有专业维护的人员,那么无意义延长顶尖Coder的工作时间简直太不科学、太不人道了。
  按照孙策对他的了解,周瑜很可能会花一小时到达控制室,然后花五分钟检查好、修复好、上传好,再花一小时回来。
  “谁能告诉我人造月亮的形状除了用来劈情操还能干什么?可以发射导弹吗?不能发射?不能发射那修个头?”孙策在通讯器里不爽的呵斥那边的负责人,但负责人只能表示真的是周瑜大人自己要来的我们没有请他来,您是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但是顶头上司的话我们也不敢不听啊基层员工没见过长官啊。说的字字在理,巨巨属实。
  孙策只能关了通讯器,又不愿在宿舍等候,于是出门,开车,在一小时零五分钟的时候等在了天气控制室外,周瑜那辆银色的座驾停在台阶右边上面贴着临时停车,可孙策左等右等左等右等也不见人出来。
  孙策只能自己进去,这个点钟除了值班室里给他指路的叔就根本没有人在,空荡荡的建筑里走廊泛着白色的灯,显得孤零零的。周瑜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控制室里,外套扔在旁边的桌子上,正低头输入着什么。孙策站在门口站了几分钟,看的入神。
  感受到有人把手按上他肩膀,揉了两下,周瑜手里的事情并不停下,只是“恩”了一声,侧一侧头以示回应。“快搞定了。”
  “是深红报了警,启动了保护机制,停止了天气系统运行,我接到简讯就直接过来了。”周瑜语气平淡,听起来略有点疲倦。“并且我查到的这里的log关系到你今天遭到的袭击。”入侵天气系统,这主意不差。谁也不会想到每日例行浏览的天气信息会悄悄上传了关键的位置数据。
  “你这个月一直在各种‘事故’,我想我终于找到原因了。接下来呢我们就回去等着‘深红’找到最初的源头就可以了,那大概需要个一两天。……已经这么晚了?”他抬头看到时间,如梦初醒的喊了出来。
  孙策哭笑不能,“是的,而且你都没有跟我说一声你要过来,可以走了么?”
  周瑜退了程式,抓起外套披在身上跟他出去,一边聊起白天发生的“意外”。这一次袭击的确是离孙策最近的,而且伪装的极像是“演习事故”,如果不是他一向有亲自检查所有设备的好习惯,此刻恐怕已经躺在急救室。“第六次,不过这是第一次查到了具体的原因。还是你的‘深红’靠谱啊,那帮大叔非说是内奸,要清查,我跟他们说内奸哪那么容易量产。”
  恢复了循环的系统为夜空勾勒出闪烁的星光,一轮皎洁的月挂在天上。加上路灯,门口的路上不算黑只是有些暗,这安安静静的街,倏忽间像带他们穿越回去过往的大学时代。
  那是最后的快乐时光,不必想太多,有书就读,有试就考,有人就揍……周瑜用力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狠狠的伸个懒腰,扫了一眼自己的车就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孙策的车边上。
  “顺风车起步价两百谢谢少爷。”孙策一边笑一边拉开车门:“自从我们住在隔壁,已经两个月零七天没有一起吃过饭了,频率比我们分居时候的每月一次还要低。我已经分不清你到底是来做我的副官还是来换个地方搞开发。”
  “你的话语里全是被伤害了的不满啊。”
  “如果可以吃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饭也许会减轻一点。”
  “这么晚了,哪里还有色香味俱全的饭吃?”
  孙策关上门把月光隔离在窗外,义正言辞:“食堂啊。“
  四周景色极速向后退去,空旷的街道上没有其他车,孙策设定了高速自动导航把目标定好,便舒服的靠在椅背上打开车内显示屏开始收邮件。几十封都已经被有人详细的用各种颜色字号回复过,跟进,处理或是建议,最后没有被回复的只有一封两分钟前发来的例行系统维护告知。
  “已经全部看过了。“周瑜在他的音乐播放器上选来选去,“我总要做点事情,否则你迟早从凌晨两点半不睡觉进化到二十四个小时不睡觉。”他也不去注释自己会因此而需要早起三个小时来编译自己需要完成的代码,把吃饭时间压缩到合计十分钟内来省时间做飞燕的磨合,其实嘛,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在一起,怎么样都好。
  说什么都多余。
  孙策笑得开怀,将自己的手覆在周瑜手上,“等到战争结束了,我想飞到宇宙的最深处去。”
  “去干什么?”
  “暂时不知道,但是那旅途一定十分之长,我就可以和你待很久。”
  周瑜会喜欢这样的孙策,有点胡思乱想,以及,乱七八糟的浪漫起来简直不是人。
  他用一个甜到腻的吻来回应。“那还可以带上我捡来的音乐,一边放歌一边从所有人头顶上飞过去,放哪首好?”
  孙策心里在说“快别提你那糟心的异空间垃圾!”或者“那我爸一定会用导弹把我们打下来!”,却难以开口,导弹还是导弹还是导弹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至少此刻有眼前人就好,小提琴的纯音乐很棒,座位很软,是不是?
  从第三十七街开始进入核心区,再从三十九街转弯就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军队食堂,两人开始整理随身的东西,准备停车。然而照理应该从进入三十九街就开始减速的车却并未按指令执行,反而加速向着三十九街正前方的档案楼冲去。
  孙策下意识去按电子屏,可过电的火花噼里啪啦蹦了他一手。周瑜拉下座位的紧急弹射,却毫无反应。
  “护着头!”孙策急呼一声,掰下了什么东西,车发出一声巨大的尖叫停住了。惯性冲击下翻滚了两周,悬浮装置停止工作,从原先的三十厘米的空中摔在了地上。
  “你刚刚……咳,拉的是什么?”
  “我爸装的……老派人喜欢用的叫刹车的东西……物理原理,从以前的记载里看到的,觉得相当安全所以强迫我装了一个。”
  “多谢孙坚大人救命之恩……”
  周瑜在地上摸索,他的眼镜在这场事故中不幸身亡,失去辅助工具的他突然进入雾中世界,几乎只能看到孙策的人形轮廓。
  轮廓向自己移动,然后把自己拉起来。“还好么?有没有哪里撞到?”
  周瑜摇头,不悦开始从心底蔓延,慢慢成为主导情绪。“干得漂亮,每一次都是入侵系统。目标当然是你,但这根本就是对我的挑战……不,这是对我的侮辱。”
  “是‘他’?”
  “除了‘他’还有谁?”
  “那‘他’的动作也未免太快了,他不要吃饭睡觉的?”
  “没错,他比我想象的更强,比我想象的更快。不过他不该这么频繁出动。双点定位,很快就能追踪到最后的地点。你千里补刀,我当然也要还以颜色,神出鬼没的‘郭嘉’先生。”
  周瑜的眼中,世界是一片茫茫的雾,雾中的孙策不说话,只叹了一口气。
  “走吧,先带你去拿备用的眼镜。”
  附近的巡逻士兵接到警报已经赶来,孙策示意他们去处理了自己的车,牵着周瑜的手步行往三十九街后的宿舍区走去。这段路不长,散步的速度也只是十多分钟而已。暂时失去视力的周瑜只能跟着他,把全部感知集中在牵着的手上,湿润的手心,略凉。
  房间里很快找到了备用的眼镜,孙策把眼镜递到周瑜手里,看他准备戴上。
  那动作停在半空中,周瑜眨了两下眼睛,雾中的世界依然模糊,孙策的轮廓孤零零的站在衣柜前。“像不像变身?”周瑜说,“戴上,一切就会重归清晰,很神奇的感觉哟,这是视力正常的人不能体会的。”
  孙策不言语。
  “……我没有讲笑话的天赋。”周瑜尴尬,“我只是……哪怕拖延一秒钟也好,真的不想戴上,清晰的世界里,必须要去做很多很累的事。”
  就这样来说,暂时失去焦点,也是件很棒的事。
  雾渐渐散了,该开始的又要开始,时光锁不住,只能憧憬未来。
  终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自由,但现在还不可以、还不能够,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心中所期冀的那个美好未来。在那之前,只能悄悄的偷来一些零碎的幸福吧。
  这一小段延误,让我们多了好多时间相处,我……觉得幸福。
  附录2《雾中机场》
  (收录专辑:《我好想》2001年12月5日发行,目前黑市价要300↑……)
  雾渐渐散了
  可以开始登机了
  这一小段延误
  让我们多了好多时间相处
  我觉得幸福
  珍惜吧这每分钟多出来的幸福
  因为在此之后
  每一分钟都将是痛苦
  拍了拍我肩
  你穿过那道闸门
  你突然的回头
  远远的隔着人群向我挥手
  我挤出笑容
  记住吧每一个我给过你的笑容
  飞机起飞之后
  我的笑容永不会再相同
  雾中的机场
  人来又人往
  有人焦急等待
  有人送走所爱
  雾中的机场
  模糊的泪光
  而我只是默默离开
  雾中的机场
  锁不住时光
  从此梦碎两端
  至今无法遗忘
  雾中的机场
  窗外的景象
  和我都是一片茫然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好想太贵了,没有其他吐槽……T_T
  不知为何,觉得戴眼镜的周老师灰常灰常好看,仅此而已~~

空出来的时间(2)

旧文搬运,早期作品不成熟请手下留情轻喷

☆、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2)

  椭圆的会议室中,军事议会的所有成员已经悉数到齐。孙坚没有坐在坐位上,他背着手,站在窗边看着外面。会议室的楼层很低,他不喜欢过高的地方,觉得那样太飘渺,容易让人心里的浪漫主义过度膨胀,产生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跟随孙坚多年的将领们依次坐在桌子两侧。孙坚左手边空着一个位子,位子前的桌上写着孙策的名字,孙策的再下一个也空着一个位子,桌上却只有一张空白铭牌。往孙坚右手边第二个位子空着,金属铭牌上写着一个“陆”字。
  阳虎之吴有四个“家族”,之所以占据“保留席”,是因为不但在开创国度时他们作出杰出贡献,更因为这些家族人才辈出,他们的子弟在各领域都是佼佼者。其中三个铭牌前都坐着人,只有这写着“陆”字的前面空空荡荡。但距离上一个人坐在这里已经过去了近很多年。上一个坐在这里的人叫陆康,他不幸死于一场演练的意外。因那场意外的处理引发了诸多不愉快,恶性多米诺的后果是接着的十多年里陆氏的后人都拒绝再参加会议以坚持自己的抗议。
  但是孙坚不介意,他依然留着那个位子,新的陆氏后人会来的,他知道。
  今天的会议主题是关于新形势与安排,安排的是一小时之后才开始,大家却不约而同的早到了很多很多。——两个半小时,未免也多。他们却从一个半小时之前就在等候,一边交流着看法意见,第四象限的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他们都在期待孙坚的通知邮件中提到的“王牌”。
  他们不由暗自揣测,难道孙策还不够算“王牌”?他二十出头就打下了辽阔的地域,获得别人穷其一生也难望项背的成就。而他还年轻,他甚至还不算是个完全成熟的将领!对于他们的猜测,孙坚微笑着却坚定的否定了。“策儿并非‘王牌’,或者说,策儿还不是一张完整的‘王牌’。”众人议论纷纷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嘀”,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孙策将指纹在电子门锁上按下,系统很快读出他的身份,显示出欢迎进入的字样。周瑜已经去孙策的房间换掉了研究所里的白大褂,新的衣服上如火焰燃烧一样的纹路在白色的底子上分外的显眼。这是一件从四年前就封存在孙策那里的制服,直至今日重新启封。
  “呶。”孙策示意他。
  周瑜抬手,看看自己的右手,又看看正在闪烁着红灯的门禁。
  “按下去就不能回头了啊,”周瑜笑道,“那么从现在开始吧。”
  那是凶险诡异的漩涡,布满了所能猜测到的一切危险,但是那都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
  周瑜把食指压在电子屏上,红灯闪烁一秒后,系统跳跃成绿字。
  “欢迎,周瑜。请进入。”由智能系统控制的门向两边打开,会议室中央的桌子上投影着三维的星图,而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孙坚转身示意他们进入,电子门在两人身后无声的密闭。电磁场启动,会议室完全隔离。
  这是一张新面孔,又看起来很熟悉。他们记得这个年轻人,又好像不记得,他曾经耀眼的无处不在,却又突然消失的近乎完全透明。同一时刻,3140号指令的内容被发送到他们每个人面前的显示屏上。孙策随意的打了个招呼,便坐去自己的位子,坐下时,拉开了自己身边空位的椅子。
  周瑜微一点头,不多加客气的坐下,而后从口袋里取出了自己的铭牌。做工、式样……和摆在桌上的这些四年前更换的,同厂同批。他的铭牌是合成材料制作,用飞行器的涂装物上色,代表来自专业领域。
  “容我向大家介绍,‘深红’的制造者,周瑜,也就是大家所知道的‘飞燕’。”
  孙坚简单的一句话引起了震动,“飞燕?”“飞燕!”
  在深红系统的右上角,大家都见过那么一个小小的logo,那就是开发者飞燕的标志。但“飞燕”到底是什么,完全没有人清楚。大家一直以为“飞燕”也许是一个工作组,也许是一个联合虚拟组织,谁都没有想到,在那个标志背后竟然是他。
  “飞燕”只有一个人!
  “为了保密和安全的缘故,我在α卫星以研究员身份做掩护,实际进行缘智能研究,一部分已经转为实际可操作的指挥系统例如‘深红’,另一部分则在进一步调试中。其中深红的升级版本已经准备逐渐投放到飞行器和母舰,相信对我们第四象限的战争将起到积极的作用。另外,影飞燕的实战也已经完全通过验收,将可以参加下一阶段的战斗。关于影飞燕的更详细介绍将会在之后低一级的会议中专门介绍,之后将次-三级恒星指挥官身份与各位一起参与会议。”周瑜站起、陈述、再坐下,端端正正的挺着背,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从来就坐在那里,并不是这一次才刚加出来的一个位置。
  孙策一直在看自己面前的显示屏,从那里看周瑜的脸,带着自信的样子,不管在说什么话题,他都是微笑着,眼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没错,是这样,他是这样的人,即使曲折,却没有任何东西能磨掉他的哪怕一点点光彩。
  “‘阳虎’机型在过往的战斗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但这还远远不够。”孙坚打开了过去数月的战场投影,“所谓的‘王牌’,除了起到强悍战斗的作用,左右战场甚至主宰战局才是最终目的。补给、能源、运算量更大与更多搭载。除了战斗以外,在事先调配与事后转化方面也需要有人来分摊策儿的工作。”
  孙策轻轻干咳了一声,周瑜扶了扶眼镜。
  “之后周瑜将正式全面接管技术方面工作,并且兼任第四象限战争的副指挥官。”
  孙策站起来,向周瑜伸出手去:“多多关照。”
  周瑜笑了笑也伸出了手,在他手上拍了下:“多多关照。”想溜的时候被孙策抓住,狠狠的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他只好回握,比孙策抓的还用力:“合作愉快。”因为工作量非常饱和而不太关注八卦的大佬们,自然是不知道这两个年轻的简直画风不对的指挥官那脸上和眼睛里满满流露的都是什么。
  战争,代码,机器人……只要跟你在一起,怎么样都是好的。
  散会之后,两人心照不宣的往同一个方向而去。远离了他人孙策终于不客气的把手搭上对方肩膀,“四年了,终于啊。”
  四年里,他们只见了四十五次面而已,一共加起来不超过三天。
  “但这不是终点,我们的路还没走完,”周瑜习惯的推他的眼镜,“战争不结束,我们就还要向前……”
  孙策心不在焉的“恩”了一声,若有所思的说:“你比以前瘦了。”
  周瑜愣了一愣,笑着凑去他耳边轻声撩拨:“但是我跟以前一样爱你啊。”
  周瑜的新房间就在孙策隔壁,却忙的几乎见不了几面。晚上通常只有两个空荡荡的房间,两个暗着的名字门牌,在走廊里面面相觑。
  “孙策啊……”正在演练的孙策忽然接到了周瑜的通讯,接通后却发现对方好像没在干正事。
  “我把那些物理储存的介质破译了一些出来,好像是音乐,要听吗?”
  “……你工作量这么不饱和?”
  “超饱和,小阿策解的而已。”
  “什么音乐?”
  “外空间漂流来的吧……这首叫做《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写代码》”
  “……最后三个字是什么玩意?”
  “空出来的时间要想不寂寞,就只好写代码了啊。”
  “我在巡航演习!”
  爱啊?
  爱嘛……总是很难见好就收。
  附录1《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专辑名:空出来的时间,发行时间2012·12·2)
  谁丢的烟蒂在路边求救
  双人床它是天堂却着火
  爱很难见好就收
  摇下车窗 风哭的很凶
  房子里堆满装忙的理由
  快乐是银货两讫的结果
  现在不流行低头
  每个人都想抛售剩余的感动
  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
  我像个透明人展示在街头
  冷眼看莫名的数落慢慢侵略了生活
  突然就不奢望所有人懂
  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
  谁都别来想决定我要什么
  懒得跟所有人沟通 反正说了也不懂
  习惯一个人走让我不洒脱
  谁丢的烟蒂在路边求救
  双人床它是天堂却着火
  爱很难见好就收
  摇下车窗 风哭的很凶
  房子里堆满装忙的理由
  快乐是银货两讫的结果
  现在不流行低头
  每个人都想抛售剩余的感动
  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
  我像个透明人展示在街头
  冷眼看莫名的数落慢慢侵略了生活
  突然就不奢望所有人懂
  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
  谁都别来想决定我要什么
  懒得跟所有人沟通 反正说了也不懂
  习惯一个人走让我
  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
  谁都别来想决定我要什么
  懒得跟所有人沟通 反正说了也不懂
  习惯一个人走让我不洒脱

  作者有话要说:  科幻梗
  非硬科幻,逻辑硬伤多,莫在意,莫纠结!
  要是实在在意纠结,就请回话……会尽量改掉!

空出来的时间(1)

旧文搬运
早期作品不成熟,求轻喷手下留情。

序:
在溯里,所要表达的是“默契”,“炽热的爱”,表述的是唯不永殇,再无遗憾,展现的是十全十美。
在2013年3月的某一天,我去听了一场演唱会。回来后在梦中又看到他们的故事。在梦里这剧情演绎的真实,伴随着演唱会的歌。醒来后,我想这也许是另一个契机,让我来描述另一种区别于总是相伴左右的、甜蜜的感情。
因为出身,赋予责任;因为能力,肩负责任。
这个故事要讲述的,是这样的关系。
如果——他们不能时刻在一起,如果——他们总是只能隔着液晶屏的相见,如果他们聚少离多,如果——繁重的工作,把他们所有时间都填满。不变的是心,不变的是宽容、直觉与信仰。
他们说:我们终点见,为了未来。
我们常常也会有这样的选择,或许是家人,或许是爱人,为了以后更好更幸福的在一起,总要去面对2年、3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分离。有人这样选择过,后来得到了所有想要的幸福,此前所有的付出都变成了甜蜜时候回忆过去的小插曲;有人这样选择过,后来却失去了一切,成了永恒的悔恨。
若你也身处这样的选择路口,你会如何抉择?

张先生的歌在审美上我们见仁见智,求同存异,并不敢推崇给每个人。但在科学和理性的评定上,有一句话非常精确:无论是初恋,热恋,苦恋,结婚,甚至暗恋,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the song for you。这些或热情或忧伤的歌是如此适合他们,可以引起如此强烈的共鸣。在每个章节,都有那么适合他们的歌。所以这次尝试了一次新的形式,以某一首歌的歌名作为章节名,同时用这首歌来结尾。希望读到每一章的人能打开声音,去试一试这首歌,或者在阅读文字时会阅读出不同的味道。

爱?
爱很难见好就收。


☆、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1)

  周瑜带着一堆从空间收集机器人上取下来的东西回去自己的房间,不期看见孙策已经等在了那里。工作时间,整个一条走廊的房间里都没有人,大家都在研究所里忙碌。周瑜的房间在左手第二间,因为建造时候设计的缘故,这间房间比别人的略大一点,还多个阳台,让他的衣服可以晾晒而干,不必永远带着一股可疑的肥皂味道。这也是作为优秀支边人才的唯一一点可怜的福利了。
  英俊的青年斜靠在乳白的三角门牌旁边,正在专心致志的看一张第四象限的地图。制服的外套敞着,随意披在身上。有些装扮,别人呢就叫做洗剪吹,可如果是孙策,就只能用潇洒来形容。他右手所佩戴的晶片装置在五厘米外投射出一张三英寸见方的图像,上面密密麻麻布着红线、绿线和一些蓝色的光点。听到脚步声,孙策抬头,看见穿着研究员的白大褂却抱着一堆圆盘形不明物体的周瑜。周瑜身后跟着一只扁脑袋,瘦身板履带脚的机器人,肩膀上用红漆写着一个“周“字,眼睛是两支当年孙策给周瑜送的艺术灯泡,灯泡侧边有写着ACE的英文。
  机器人眼睛亮了亮,“孙策来了,小阿策的朋友来了,嘀,咕,欢迎孙策。”那竟然是周瑜的声音,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录好放进去的。
  孙策:……
  周瑜对他的来访颇有些意外,他们上个月刚刚在中转的卫星上见过,孙策并不会突然又跑来找他。
  “有事?”
  孙策没有关掉显示屏上的星图,星图上,α正以设定好的速度兢兢业业的沿着轨迹运行着。α是作为研究所而设立的一颗独立卫星,没有居民区,只有军用设施、研究院和条件很一般的宿舍。距离中央区有约四十万个计算单位,距离最近的生活卫星也有两万七千个计算单位,如果是民用的运输机,那是近3个小时距离。
  不折不扣的偏远地区,物资不丰富,更勿论休闲娱乐。最有艺术气息的事情,大概就是大家都知道有时候周瑜会在阳台上拉个小提琴,或者吹吹笛子。
  周瑜从毕业开始在这里做人工智能研究,在一个非常重要却不太受重视的岗位上做开发。主要方向是人类智能与人工智能的结合试验,一个遭受很多群众争议的课题。今年已经是他待在这里的第四个年头了。成果略有一些,但并不足够他升到更高的位子,调到中央区的那栋天蓝色的楼里去。
  很多人都完全不能理解为何他会做这样一个完全不核心——或者说,以他的身份来说不够核心的工作,依稀记得在学校里,他明明是风云人物头一号,是被大家看好要在宇宙中驰骋的。他甚至已经和另一个风云人物头一号孙策——谁也没规定风云人物头一号不能有两个啊——一起拿到加了三份加密指令的录用文件了。但是在临近毕业的某一天,他们跟孙策的父亲,这个阳虎之吴的最高统治者孙坚长谈了一整个下午,然后周瑜就被派到了这里,然后,他似乎就被中央区的人们忘记了。
  在这四年里,因为出身与天赋的双重原因,孙策已经成为交战区也就是第四象限的实际最高指挥官,在军区的职级图里他是唯一的一颗二级恒星,仅次于孙坚。因为实在势头太盛,第一象限的曹先生曾经在公众频道里说他简直是只疯狗。战事在继续,孙策很忙,除了每月都会来找一次周瑜,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见面。
  在α,周瑜的工作包括三样:每七个自然日一次的空间样本收集;每三个自然日一次的象限图绘制;每十个自然日一次、为期二十四小时的信息全通道连续性能rush测试。除了最后一项略涉密以外,其他的都极其普通,看起来就像是为了让他不那么闲才分配给他的。他在远离中央区的卫星上日复一日的写着代码,领一份二级Coder的补贴,有无数空出来的时间,天天埋首在房间里整理那些空间收来的奇怪漂浮物。有方便食品,连食堂都极少去。
  被遗忘的高材生在被遗忘的卫星上做被遗忘的工作是多么好的八卦素材,于是流言蜚语很多,各种口味都有,可以连续三个自然日不重样。
  孙策在他床上随意坐下,马上又弹了起来,“当然有事了,还有,你比应该到达的时间的迟到了四分十秒。”
  周瑜拿起枕头边的笛子:“一首歌的时间而已,这里又不是前线。”
  孙策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就好像夏天烈日酷暑里那样灿烂的耀眼的阳光。“你懂的,3140号指令,我们终于等到了。”
  孙策将显示屏进入到一个系统界面,“现在check指令。”
  周瑜扬起笛子,吹奏了几个音符,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房间里似乎发生了什么肉眼无法察觉的变化。孙策注意到自己的通讯仪信号瞬间降到了零点——现在,房间里是完全阻隔状态,与外界完全没有联系。极完美电磁场的包围令这里成为一个理论上绝对安全的空间。
  卫星上共有三千多个研究员,一百个以上的试验场、七十个以上大小不一的会议室和接近四千个房间,只有这一间有这样的装置。谁也不会想到在这貌似普通的房间里,用如此巧妙的方式布置了机关。
  “飞燕。”周瑜说。“check!”他眼中的火焰从没有熄灭过,虽然曾经隐藏,却炽热如初。
  “阳虎。”孙策说,“欢迎回来。”他手中的装置波纹浮动,接着跳转了界面。悦耳的女声响起:“身份确认,周瑜。”
  *第3140号指令,二级加密,由孙坚发出,核心内容是恢复一名一级行星级指挥官的身份,并因为他所作出的卓越贡献,提升为次次-三级恒星级指挥官。这名指挥官在接受秘密安排期间超额完成了任务,提前将即时作战指挥系统“深红”上线并投入实战,为大大小小战斗的胜利提供了不可缺的帮助。
  “可以收拾东西吗?“
  “没有时间了,之后再回来收吧,大佬们已经在开会了,这是你名下资产。新房间已经准备好了,里面你需要的什么都有。恒星级的指挥官都是有专用飞行器的,搬家找个周末就可以,到时我陪你。“周瑜已经关掉了磁场圈,顺手拿了几样东西就跟孙策一起出门了。锁上房门他又抬头看了看乳白色的门牌,拍拍门禁,头也不回的走了。不谈喜,无论悲,他向来自信自己想走的路就一定能走到那里,因为他是周瑜。所以来时平淡坦然,走时也没什么好抒情。他从未被束缚在这里,他一直在广袤的世界里飞着。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不像个落魄贫困生啊?“
  “怎么会,周少爷贵气逼人。“
  “你还记得老子本来是少爷的?我家本来很有钱的!“
  “你现在也还很有钱啊周少爷。“
  “滚你个蛋,钱全赔本做研究掉了好吗。“
  “还你啦还你啦。“
  路过研究院宿舍门禁时,周瑜问门口被震惊的大爷要了一张便签,写了几行字折好递给他,请他转交给自己理论上的前上司某先生。他们几乎没碰过几面,理论上,以后也是再也不会见了。
  孙策的飞行器就停在简易交通枢纽站那里,傲气的占了一个公共星内飞行器的位子。是最尖端的阳虎型号,却比普通阳虎更厚重一些,涂装也不大一样。在飞行器的左侧则有一个二级恒星的图例标志,代表这是孙策的专用机。周瑜不得不给被塞在后面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公共交通司机道了个歉,然后多看一眼都没时间的跟在孙策身后踏上飞行器绝尘而去。
  “我一点也不高兴。”严白虎喃喃的说。
  暗色的飞行器从α卫星起飞,离开人造大气用了一分钟,脱离后就开始加速,很快超过建议速度,直逼极限。孙策扫了周瑜一眼,后者嘴角挂着笑,唤出了机上的星图点来点去,很熟络的样子。孙策将目标巡航到中央区卫星上,腾出手来去翻看周瑜临走还不忘带上的怪东西。
  “这是什么?”
  “不知道,机器人刚从外空间收集来的,看起来像是两千年以前的东西,也可能是外空间漂流来的。不过还是觉得应该是哪次空间撕裂,从外空间飘来的。”
  “会有传染病吗?经过检疫了吗?这种东西很危险的。”
  “……”周瑜沉默了一下,不知该从哪个点开始解释,“不会,不解释,你相信专业的就好。”
  “是用来干什么的?”
  “一种物理储存的介质,每一张里大约有五分钟的信息。这次小阿策抓来的大概有四百张左右。”
  小阿策除了会干家务以外,还是一只空间捕获机器人,但其实除了涂装上有周瑜亲自盖的“周”印记以外实在没有哪一点点像孙策,它是孙策最讨厌的人(物)没有之一。
  “那要怎么获取信息呢?”
  “目前当然是不知道……我刚打算破译读取,你就来了。上司的命令,总是比较要紧的。”周瑜伸手越过孙策在操控面板上下了几个指令,孙策感到皮肤一阵极快流逝的刺痛——飞行器被周瑜转入了第二类驱动状态,速度比原先又提升了一个计算段。
  “初始密码居然没有改,这不安全。”
  “除了我跟你也没人能上来。“孙策舔了舔嘴唇,“时候差不多了,曹先生生气了,要和我们狠狠的干一架了。他们有个指挥官很厉害的样子,叫郭嘉,跟你干差不多的活。”
  “可是我的薪水比他足足低六倍。”周瑜皱眉,“我是说,加奖金和绩效,还是低六倍。你知道吗曹先生一直没放弃让我去他那。”
  “……”
  “恩,后来有天我让他派来的人带信说‘你的下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孙策笑的差点没滚到地上去,要不是安全带系着的话,“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周瑜笑而不语。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回不是夹带私货!!
  这回是私货里掺了一点干货!(不)